註冊 會員登入 會員專區

銀河鐵道之夜【精裝典藏版】

  • 原價:320元

    特價:253元

    商品標籤:

    分享到:

    「就算要我待在那麼大的黑暗中我也不再懼怕,我會竭力為大家尋找真正的幸福!」

      宮崎駿、高畑勳、手塚治虫、藤子不二雄的靈感謬斯

    日本國民作家 宮澤賢治短篇小說精選集


    ★ 精選宮澤賢治11篇短篇作品,篇篇經典,章章精彩。 

    ★ 講述生命、堅持、勇氣、獨特和善良的故事,每讀一次都深受啟發!

    ★ <銀河鐵道之夜>、<貓咪事務所>、<大提琴手葛許>皆已改編為動畫電影。

    ★ 精緻壓紋設計,值得珍藏。


      日本朝日新聞的「這一千年裡你最喜歡的日本文學家」調查中,宮澤賢治榮登第四名,遠勝太宰治、谷崎潤一郎、川端康成、三島由紀夫、大江健三郎和村上春樹等作家。這位被譽為「日本國民作家」的宮澤賢治,終其一生奉獻在他所喜愛的文學和大自然上。

        無論在詩或是童話,宮澤的作品裡總是流露一股宿命哲學,就像他的詩句:「會下的雨就是會下,會倒的稻就是會倒。」一樣,宮澤認為人不能違抗命運;但是,我們卻能夠用積極勇敢的心,挺身面對宿命。他筆下的角色也承襲了他的理念,不會因為絕望而輕易放棄,他們以柔韌的心和堅毅的勇氣,面對每個挑戰。陪伴讀者度過每一個徬徨和迷茫的時光。

      本書收錄了宮澤賢治11部短篇作品,每一篇皆融入了宮澤賢治溫暖療癒卻又發人省思的能量: 

    <傳說中的廣場-波拉農>

    三個好朋友出發去尋找傳說中的烏托邦-波拉農廣場,但是真的找到後,卻發現好像不是他們想像的那樣,究竟是他們找錯地點了,還是傳說騙人呢?

    <風又三郎>

    新學期開始,在平靜的森林小學裡,來了一個神祕的轉學生。故事以大自然為舞台,講述孩子們純真的友誼與道別的無奈。

    <花樣多西餐廳>

    兩個都市獵人在山野間偶遇的一樁靈異事件,諷刺現代社會的消遣多是以剝削動物生命為樂。

    <銀河鐵道之夜>

    兩名少年坐上能前往任何地方的銀河列車,與車上的乘客交流後,開始對人生有了新的體悟。 

    <貓咪事務所>

    以四隻貓咪在事務所的相處,隱喻職場權力關係的反霸凌諷刺童話,結局出人意料。

    <大提琴手葛許>

    因琴藝拙劣,備受嘲笑的大提琴手,和小動物連續相處了幾晚之後,從牠們身上領悟出拉琴的技巧和音樂演奏的真諦。被吉卜力工作室改編成動畫。

    <那米兜咕山的熊>

    小十郎是一位熊獵人,發現自己聽懂熊語後,開始同情熊的遭遇。但是面對市場無情的打壓,小十郎心中的苦,看來只能和熊傾訴了。

    <鎮北將軍和三個醫生>

    一個征戰三十年的將軍,盡忠職守,無暇下馬,以致與馬合為一體,藉由三個醫生的協助,人與馬重獲新生。

    <歐茲貝魯和白象>

    一隻單純白象被資本家歐茲貝魯利用,被迫留在工廠裡工作,隨著食物越來越少,工作越來越辛苦,白象再也撐不下去了,牠對著月亮哭訴,沒想到月亮竟然回應了牠……

    <橡實與山貓>

    小男孩一郎收到了山貓大人的明信片,上面請一郎前去裁決一場官司,原來是一群橡實在爭論到底誰才是最偉大的。故事裡有點天然呆的山貓大人是動畫《龍貓》的原型角色。

    <夜鷹之星>

    因長相醜陋不被其他動物喜愛的夜鷹,決定燃燒自我成為一顆耀眼之星。


    目錄:

    導讀/百年不朽的靈魂──宮澤賢治

    傳說中的廣場--波拉農 

    風又三郎 

    花樣多西餐廳 

    銀河鐵道之夜

    貓咪事務所 

    大提琴手葛許

    那米兜咕山的熊

    鎮北將軍和三個醫生

    歐茲貝魯和白象

    橡實與山貓

    夜鷹之星


    導讀:

    百年不朽的靈魂 

       人生苦短,若能活得如泰戈爾所言:「生時麗似夏花,死時美如秋葉!」那麼,倒也稱得上精采無憾。

      只有三十七年生命的宮澤賢治,以其敏銳洗練的筆、慈悲無私的心,在世的生命確實燦爛如花!而死後,更因其文學作品而長活人間,他不僅只豔若秋葉,更絢麗如夏花,甚且凝住剎那,成為永恆。

      宮澤賢治是一個簡單又複雜的人。他的複雜多變在於他難以定位,有著多重又豐富的面貌,他既是詩人、童話作家,又是教師、農業改革者、宗教家;同時他也是一個自始至終懷抱著夢想、單純又真摯的人。他的作品裡,常將神、人、鬼、植物、動物與自然融於一爐,再佐以濃厚的宗教哲學、佛家思想,這看似沉重的主題,在他富有魔法的筆下,變的輕盈易懂,這也是為什麼他能獲得大家喜愛的原因。

        值得一提的是,宮澤賢治雖然創作甚豐,但大多為生前未發表的作品。而且,宮澤對其作總是一再修改,許多都是尚未完成之未定稿。因此,今日所見之宮澤作品,並非篇篇完整,文中常有缺字或散佚段落等等。由於是後人加以整理,在尊重原創者的原則下,許多創作皆保留不完整的原貌。然而,以宮澤賢治在日本文壇的地位,即使殘篇隻字,也被視若珍寶。何況,即使有所缺漏,亦不妨礙其作品的傑出以及文氣之連貫。這一點甚至成為宮澤文學的特色--在不完美中顯出完美的可能!也許更引發人們一探宮澤文學的興趣。

       時間的長河總會為世人去蕪存菁,在浩浩書海,篩選出永恆的佳篇。宮澤賢治的時代距今近一個世紀,也許文明的巨輪毫不留情的向前走,但留下的軌跡總有一些是永恆不變的,那便是對純淨心靈的嚮往,對永恆生命的追求,以及堅持有夢的癡心盼望!而這些,早在近一個世紀前的宮澤賢治就透過他的筆,化成一篇篇絕響,擊響在我們的耳際心間,能不教人為之心動嗎?


    內容連載:

    葛許是小鎮上一個樂團的大提琴手,不過大家都公認他琴藝不佳。其實豈只不佳,他簡直就是樂團裡最差勁的一個,因此總是受到團長的奚落。

    一天午後,大家在後台圍成一圈,為即將到來的鎮上音樂會排練演奏第六章交響樂。

    小號毫不馬虎地吹出主旋律。

    黑管也「砰!砰!砰!」在一旁幫腔。

    小提琴唱出了二重音調!

    葛許也把嘴抿成一直線,用睜得碗大似的雙眼,一邊盯著琴譜,一邊心無旁騖地拉著。

    驀然間「啪!」一聲,團長猛拍了一下手。

    樂聲嘎然而止,大家面面相覷、默不作聲,團長開始吼道:

    「大提琴,落後了!哩哩,啦啦啦啦,再從這裡開始!」

    大家又從前面幾個小節重新奏了起來,葛許滿臉通紅、滿頭大汗地好不容易才在剛才的地方跟上拍子,鬆了一口氣正待繼續時,團長又拍手了。

    「大提琴,這回走音了!唉!我實在沒有閒工夫再從頭教你Do Re Mi呀!」

    大家都一臉同情的樣子,有的故意埋頭看譜,有的低頭撥弄著自己的樂器,葛許慌慌張張地把弦調了又調。其實也不完全是葛許的錯,這把琴也實在太糟了!

    「從前面一個小節再來一次!」

    大家又開始演奏了起來,葛許更是歪著嘴角拉得開心極了。果然順利地向前推進了一段,不料才開始得心應手,團長又嚇唬人似地兩手一拍:「又錯了!」葛許不由得打了個寒顫,還好這次出錯的是別人。

    葛許也學著剛才眾人的模樣,故意把臉湊到樂譜上,假裝沉思著。

    「就從這裡重來一遍!」

    他正要接著往下拉時,冷不防團長竟跺著腳大罵起來:

    「不行!根本不成樣。這部分是曲子最精采的地方,卻被你們這樣蹧蹋掉了。各位,離公演的日子只有十天了啊!到時候我們這些專門搞音樂的,要是真輸給了那些臨時拼湊的打鐵匠、糖舖子的夥計們,我們的臉要往哪兒擺啊?

    就你葛許,我實在頭痛,你根本沒有音樂表情!憤怒也好、高興也罷,你一點也拉不出來。再說為什麼老是跟不上其他樂器呢?你始終像鞋帶忘了綁似的,拖拖拉拉落在人家後頭!

    不好好加油不行啊!我們這個有光榮歷史的金星樂團,如果因為你一個人而遭受惡評,可就對不起大家了。好了!今天就練習到此,大家休息一下,記得晚上六點以前一定給我全都到這裡集合!」

    大家行完禮後,有的叼根菸、掏出火柴點火,有的自顧自走出後台,葛許抱著那把破盒子似的大提琴,面向著牆壁,撇著嘴默默地哭過一陣後,才又打起精神,自己一個人把剛才練過的地方,靜靜地從頭又拉了一遍。

    那天深夜,葛許扛著一個巨大的黑包袱回到家裡。其實那不過是坐落在偏離鎮上的小河旁,一間荒廢無人的水車房,只有葛許一個人住著。他每天上午到房子周圍的一小塊菜園裡,幫番茄剪剪枝、為包心菜挑挑蟲,一過中午便出門去了。

    葛許進了房裡,打開黑色的大包袱,那不是別的,正是剛才那只粗糙的大提琴。他把琴輕輕地擺在地上後,馬上就抓起架子上的茶杯,舀著水桶裡的水,連灌了幾口。

    接著他猛一甩頭,便在椅子上坐下來,以猛虎發威的氣勢拉起了下午的曲子。他一頁頁翻著譜,拉了停、停了想,想完又繼續拉,整個曲子拉完又從頭拉起,一遍又一遍瘋狂地拉個不停。

    午夜早已過去,葛許抱著琴不知所終的不停拉著,他的整個臉像一團火球,兩眼滿布血絲,面目變得猙獰可怕,看似隨時都可能倒地不起。

    突然,在他身後響起了咚咚的敲門聲。

    「是誰?」葛許恍惚地問道。然而,輕輕推開門走進來的,是一隻見過四、五次的大花貓。

    牠不勝負荷似地把一堆從葛許菜園摘來的五分熟番茄,搬到葛許面前說道:

    「啊!真是吃不消!簡直要我的老命!」

    「你來幹什麼?」

    「這是見面禮,請您收下。」

    葛許積了一整天的怒氣,一古腦兒發在花貓身上:

    「誰要你拿這些番茄來?第一,你想我會吃你給的東西嗎?更何況這些還是從我的菜園摘來的!看你!竟然沒熟透就把它摘了。這陣子老把番茄的樹莖啃壞,又把菜園搗得亂七八糟的,一定就是你!還不快滾!渾貓!」

    花貓把肩膀縮成一團,頭也垂了下來,可是嘴角卻掛著輕佻的笑意:

    「大師,您這麼生氣,當心會傷身體啊!您倒是拉首舒曼的搖籃曲給我聽聽好嗎?」

    「你這隻狂妄的貓,竟敢對我說這種話!」

    大提琴手不禁動了肝火,不斷地思索著要用什麼方法來對付這隻花貓。

    「您就別客氣了,請拉吧!不聽您的演奏,我還真睡不著呢!」

    「放肆!放肆!放肆!」

    葛許面紅耳赤一如下午的團長一樣,暴跳如雷地罵了起來。可是突然又轉念說道:

    「好!你給我好好聽著!」

    葛許出奇不意地把門鎖上,窗子也都關了起來。然後便拿著大提琴,再把燈也熄了,房外的下弦月光灑亮了半邊房間。

    「你說拉什麼?」

    「搖籃曲,羅曼蒂克的舒曼作的曲子!」

    「好!這搖籃曲可是這樣?」

    大提琴手不知居心何在,他先取出手帕撕成兩截,把自己的兩隻耳朵密密實實地塞了起來,接著以雷霆萬鈞之勢,拉起一首〈印度獵虎記〉的曲子。

    您喜歡這項商品嗎?請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!

    登入註冊 後檢視會員評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