註冊 會員登入 會員專區

羅生門【精裝典藏版】

  • 原價:320元

    特價:253元

    商品標籤:

    分享到:

    日本文壇鬼才

    芥川龍之介

    短篇名作精選集


    本書特色:

    ★收錄芥川早、晚期著作,一書覽盡〈羅生門〉、〈竹林中〉、〈蔥〉、〈阿律和她的兒女們〉、〈小白〉

    、〈火男面具〉、〈父親〉、〈猴子〉、〈煙草和魔鬼〉、〈海市蜃樓〉、〈橘子〉、〈河童〉、〈鼻子〉、

    〈將軍〉、〈大石內藏助的一天〉、〈戲作三昧〉、〈毛利先生〉、〈沼澤地〉及〈龍〉19則短篇名作。

    ★ 譯文優美流暢,為譯界名家文潔若女士之作。字句傳神,意旨到位。

    ★ 書封經壓紋精工設計,與名作質感相得益彰,鬼才氣息呼之欲出。


     芥川關注醜惡齟齬,活現時代各隅縮影,而不帶議論風向;儘管具有絕群的個人見地,他下筆猶如置身甚遠,態度時保超然客觀;其筆觸乍看冷峻,恰似端出一桌冷盤,氣息清澄寒涼,嚼下去卻滲出絲縷外冷內暖。往往讀至結尾,方感齒頰埋有餘溫,方曉作者調理素材的手腕之巧。將難以捉摸的含蓄情思,寄寓於光怪陸離的字裡行間,使譏諷中保有情懷,以幽默口吻為嚴肅代言,這大抵就是一代鬼才的不滅執著。番窠倒臼的題材與筆法,是文學最佳的防腐良方,故芥川慧黠的文字作品,永無賞味期限。


     本書共蒐羅芥川19篇短篇名作,包括〈羅生門〉、〈竹林中〉、〈橘子〉、〈鼻子〉、〈河童〉等,自題材至形式,篇篇匠心獨具。各式筆法新穎大膽,人物刻畫鬼斧神工,取材來自天南地北,成品能見東、西合璧。芥川眼觀四方、一手在握的寫作資質,由短篇精選集最能可見一斑。


     時至今日,芥川的作品已譯作二十五種語言傳世。本書敬邀華文讀者,乘文潔若女士的精巧譯文,前往芥川龍之介的極品饗宴。


    譯者簡介:

    文潔若

     資深編審、散文家暨文學翻譯家。1927年生於北京,日文名為「雪子」。畢業於北京清華外文系,後任職人民文學出版社外文部,從事編輯與編審。多年來投身翻譯與研究,多次赴英美、歐陸及亞太等地從事文學交流。翻譯風格力求精準到位,同行譽其譯作有「一個零件也不丟」的盡忠嚴謹。

     幾十年來,文潔若致力於翻譯,促進中日文化交流,曾受日本外務大臣表彰。眾多日本文學名作皆經其巧手,薦予華文讀者。著有《蕭乾與文潔若》、《夢之谷奇遇》、《文學姻緣》等;譯有《東京人》、《湯島之戀》、《幸田露伴小說選》等四十餘書,並曾與丈夫蕭乾合譯《天知》、《空鼓》及難度甚高的《尤利西斯》等作。


    編輯導讀:

     短暫十二年的創作生涯,芥川留有一百四十八篇小說、五十五篇小品文、六十六篇隨筆,及大量的評論、遊記、札記、詩歌等。出之其手的小說,題材內容與藝術構思近乎無疆無界。


     從篇章〈蔥〉、〈竹林中〉、〈小白〉、〈河童〉及〈龍〉中,可見令人拍案叫絕的敘事結構。〈蔥〉之所以驚豔四座,在於芥川成功破除作家與作品之間的安全藩籬。作者以大言不慚、直言不諱、毫不遮掩的姿態現身作品,淘氣橫生。敘事中,夾雜句句作者寫作當下的喃喃嘀咕,猶如拍片現場的刻意穿幫,令人玩味。名篇〈竹林中〉則以流暢的人物視角切換,深獲讚譽。其中又以對男、女人之間關乎情慾、依託、從屬、利害的迂迴關係,演示得極為細膩周到。而從〈小白〉、〈河童〉及〈龍〉此三作中,則可一窺芥川對報導文學及口述筆法的純熟運用。


     至於,透過〈鼻子〉、〈煙草與魔鬼〉及〈龍〉此三作,則可見芥川神來一筆的鬼才幽默。〈鼻子〉取材雖然逗趣,卻莊重而不輕浮,以自然的戲謔感及滑稽,引出與法國哲學家沙特如出一轍的「他人即地域」之「自我―他者」命題。〈煙草與魔鬼〉一文,採寓言體,以輕鬆寫意之姿,交代西方魔鬼與煙草的東進過程。芥川筆下的魔鬼一捨悚然形象,僅像個搗亂的坊間頑童。至於〈龍〉一文,則由某一法師一時興起,捏造龍要升天一事寫起,帶出對法師「無心插柳,柳竟成蔭至不可收拾」之訕笑。


     另外,從〈羅生門〉及〈戲作三昧〉等篇,則可見芥川擅以古典素材鑑往知來的功力。〈羅生門〉取材自《今昔物語》,以丟了飯碗的長工為角,突顯人因時局所困,何以從明辨善惡,漸漸失控滑向「願意作歹」的必然趨勢。〈戲作三昧〉則以實有其人的馬琴作為主人公,揭示藝術與人生之間的矛盾。


     而東、西思潮的合璧,亦是芥川作品中不容忽視的要點。如〈蔥〉一文中,處處可見西洋藝術與東洋音樂對女侍阿君的高度感染力。〈河童〉一文更將芥川融匯東、西思潮的揉合能力,推向另一高度。凡舉對西洋人物的駕輕就熟、對西式建築柱飾的瞭若指掌、對基督教義的重新詮釋,及處處對西洋哲學的反芻痕跡,皆是芥川創作養分來源多重的印證。


     而名篇〈河童〉中,芥川僅憑一句話,道破其對家庭價值的存疑:「父母兒女、夫婦、兄弟姊妹在一起過生活,全都是以互相折磨為唯一的樂趣。」折磨作為樂趣,負荷作為甜蜜,芥川龍之介於此一針見血。正是母親的病,和身為養子的命,使其作品勢必脫離不了「家庭」何以作為人類終其一生的課題。除〈河童〉外,〈阿律和她的兒女們〉更是以不短篇幅,單刀慢剮重組家庭中的各副心思。


     最後,雖芥川曾在〈蔥〉一文中自嘲,有論者云,其為人與作文皆乏人情。不過,若讀者逐一細覽其作,必可發現實則不然。由〈猴子〉、〈父親〉、〈毛利先生〉、〈火男面具〉、〈橘子〉、〈沼澤地〉、〈羅生門〉、及〈蔥〉等篇,可見芥川確實帶有人道情懷的含蓄光輝,亦有注目留心於下層階級生活樣貌的左派傾向。


     一言蔽之,閱讀芥川小說,既有意想不到的大方暢快,又處處可見世間的別緻愁情。

    您喜歡這項商品嗎?請為本商品發表您的看法!

    登入註冊 後檢視會員評鑑!